北京课后服务政策开展近两月 家长:望丰富服务内容

原标题:北京课后服务政策开展近两月 家长:望丰富服务内容

新京报讯(记者 黄哲程 实习生 应悦)今年9月,北京市教委发布意见,要求加强对中小学生的课后服务。近日,记者来到东城和西城区的多所学校,探访中小学课后服务开展情况。有家长建议,学校应丰富托管服务内容,增加户外活动时间。

 

官方:课后服务严禁补课与乱收费

根据市教委在今年9月18日发布的《关于加强中小学生课后服务的指导意见(试行)》,原则上中小学每天在完成规定课时之后要为学生提供课后服务,时间持续到下午5:30,期间禁止组织学生集体补课、集体教学,严禁以课后服务名义乱收费。

 

意见提出,中小学课后服务可采取课外活动和课后托管两种形式。学校在教师自愿的前提下,调动教师参与课后服务工作。学校也可引入具有一定资质和良好社会声誉的社会力量参与课后服务。

 

意见要求完善市、区、校三级管理,各区教委全面负责区域内课后服务工作。此外,将建立健全与财政、人力社保等相关部门的协调机制,加大对课后服务工作的资源、资金、人员队伍的保障力度。

 

在此前召开的教育部新闻发布会上,北京市教委副巡视员冯洪荣介绍,托管班以体育、艺术、美育为主。托管班不向学生家长收取费用,在校教师如果参与托管工作有一定薪酬,由市级、区级财政共同补贴。

 

探访

家长:总体满意 建议丰富托管服务内容

 近日,记者来到东城区和西城区多所学校,探访课后服务开展情况。受访的家长和学生总体对学校的课后服务感到满意,也有人提出了一些改进建议。

 

大部分接受采访的家长表示,对学校的托管服务总体比较满意。王先生的女儿正在西城区上5年级,她在这个学期参加了学校的校本课。王先生说,学校有两种课后活动,一种是校本课,内容主要是兴趣类活动,比如舞蹈、画画等等。另一种就是托管班,由老师轮流在课堂上辅导孩子写作业。兴趣类的校本课每周只能选两门,而托管班则可以每天都上。王先生表示,他更支持女儿上兴趣类的课,希望学校今后能开设更多的校本课程,让孩子每天都能上。

 

对于学校的托管服务,西城区6年级学生家长赵女士表示,托管班解决了她下班接孩子的时间问题,也分担了一部分辅导孩子课业的压力。对于学校是否应该开设更多的兴趣课程,赵女士认为,虽然兴趣班也很好,不过在当前的教育体制中,还是学业更重要一些,学校现在的托管服务很好。

 

正在东城区上初二的方同学告诉记者,学校在放学后开设了社团和专门让学生写作业的托管班。方同学说,学生中只报托管班写作业的很少,一般都会参加社团。她认为学校的托管班用来自习就很好,“托管的性质其实就是让老师代为看管一下孩子,虽然有时候可能无聊了些,但是本身托管就是这个意义,不用把托管班也多元化,有社团就够了。”方同学说,老师也很辛苦,放学后要轮流在学校看学生,“有的老师晚上七点还没到家”。

 

东城区家长魏先生对学校的托管服务也提出了建议。他说,现在接送孩子的时间是统一的,如果报名了托管班,一般不能提前把孩子接走。他建议未来学校在托管服务的时间管理上能更精细化,允许家长每天自由选择接送时间,“就是学校管理起来会麻烦一些”。此外,魏先生希望课后服务能够丰富内容,增加学生户外活动的时间,同时优化体育设施。他认为,现在孩子的近视率很高,原因之一就是户外活动少。如果课后托管时间内能够集体组织一小时的户外活动,能够提高学生的身体素质,缓解近视。“不过好多学校因为规模小,设施不够,一些学校没有自己的操场,也没有乒乓球室等室内场馆,这是未来应该解决的问题。”

 

声音

专家:加强对课后服务的资金和政策支持

21世纪教育研究院副院长熊丙奇认为,要让课后服务起到更好的效果,首先需要政府加强对中小学课后服务的资金和政策支持,其次要给予学校更多的自主权,由学校自由开展各式各样的课后兴趣活动。

 

熊丙奇认为,在“课后三点半”的时间段内,学校应该积极为学生提供丰富多彩的素质教育内容,让学生自由选择到各种兴趣班里参加活动。课后托管不应停留在单纯把学生留在学校照顾,应该利用这个机会帮助学生拓展综合素质。熊丙奇建议,由政府部门为中小学课后服务所需的设施、师资买单,让学校自主开展各类课后兴趣活动。“学生玩得开心,又拓展了综合素养,如果最后家长都乐意把孩子送到学校的托管班,不再给孩子报名课外培训班,这说明课后服务真正起到了效果。”

 

对于学校在课后服务期间能否进行文化辅导,熊丙奇认为不应“一刀切”。他说,在教师、家长和学生自愿的前提下,可以允许学校进行课后知识答疑、对后进生进行辅导等。“与其让家长跑到培训机构给孩子花钱补课,不如在校内解决这一问题。”

新京报记者 黄哲程 实习生 应悦 见习编辑 马瑾倩 校对 郭利琴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