阜新海棠山,蒙古藏传佛教的摩崖造像

阜新海棠山和彰武千佛山两处相距150公里 约2个小时的车程。我是第一次见到藏传佛教造像的摩崖石刻 在西藏、青海和甘肃那些藏传佛教区都没听说过有这么多的摩崖造像 反而在东北关外的两处山坡 有几百处藏传佛教的摩崖造像 包含藏传佛教造像的各系 有祖师系、佛系、菩萨系、佛母系、护法神和财宝天王系 比如宗客巴、释迦佛、观音菩萨、白度母、大黑天 阿修罗 护法神等等 特别是各种度母造像 我们常见的是金属鎏金像 唐卡 擦擦像 很少见到以摩崖雕刻的形式出现在远离核心教区的山野 这就是海棠山摩崖造像引人入胜的地方。

乾隆说的“一座喇嘛庙 胜抵十万兵” 而海棠山又属于阜新蒙古族自治县 所以在阜新一带有悠久历史的蒙古藏传佛教的喇嘛庙 结合从义县北魏石窟就有传承的汉传佛教 辽代奉国寺的唐代佛教遗风 元代藏传佛教八思巴大师在辽宁各地兴建庙宇 到清代政府以宗教安抚政策的背景 也就形成了阜新海棠山和千佛山两处藏传佛教摩崖造像大群及周围造像小群的独特结果 是蒙藏佛教摩崖造像群在东北地区的集中地 全国独有。

海棠山摩崖石刻有200多处 基本分布在核心寺院的周围 烘托寺院的气氛 从远处看也有一个特点 这些摩崖石刻都是刻在突兀的大岩石上 与千佛山的岩石不同 这里的岩石偏白 花岗岩 而千佛山的岩石偏黑 玄武岩 形成一白一黑的明显分界 仿佛一阳一阴 一天一地 好像来自两个不同天界的同一种佛像。这些摩崖造像不是我们熟悉的汉传佛教的造像 对于普通人很难辨识了 尽管重新修建了藏式寺庙 感觉还是公园里的风景点缀 没有太多的藏式宗教传承 摩崖造像也就是一道奇特的风景 留着让人登山猎奇。结合网上吕振奎先生的《阜新海棠山摩崖造像考察报告》 记录几尊辨识度高的造像。

1、关老爷造像 这是辨识度最高的造像 发现好几处关老爷的造像 记录其中最有特色的一尊带楹联的关老爷戎装浮雕造像。这幅浮雕像也是蒙古藏传佛教的铁证。浮雕只有关羽本人 赤兔马和青龙偃月刀 传统的戎装扮相 不同的是关羽已经是菩萨的身份了 带有圆形的头光。不知道是战神还是武财神 说点不恭的话 我理解武财神就是去抢夺别人的财富 关老爷马好刀快 装备科技一流 从来不遵守行业规矩 斩颜良文丑 过五关斩六将 全是违规操作。这些更符合早期北方游牧民族崛起的特点 对农耕民族的抢夺才是发财的快速之路。这幅浮雕最大的特色不是造像本身 而是造像配置了汉文化的楹联 楹联的文字是蒙古文 并以蒙古文化的特点 诠释了“福如东海长流水 寿比南山不老松”的含义 横批为藏文 这幅关老爷浮雕 包含了汉蒙藏的文化符号 并镌刻在岩石上 果然是蒙古藏传佛教的造像 最奇特的是关公马上驮着大印章 班禅发的 属于班禅教区的佛像。

2、 长寿三尊造像组合 这是藏传佛教中比较常见的组合 网上介绍 长寿三尊常见于藏传佛教寺院殿堂和民间居家经堂的壁画、唐卡、雕塑中 在寺院殿堂入口处门楣上方或供奉舍利塔的灵堂里 这三尊佛像是必须供奉的。以长寿佛为中央主尊 左白度母 右尊胜佛母。三尊佛像供奉在一起被认为是福、寿、吉祥的象征。这三尊一起出现的佛像都是藏传佛像的典型造型 与汉传佛像不沾边。这里有个佛像知识点 比如长寿佛 就是无量寿佛 也是阿弥陀佛的化身 汉传佛像的佛陀一般不带帽子 也就是不带冠 菩萨才带冠 佛陀和菩萨一目了然。而在藏传佛教中佛陀是带冠的 甚至佩戴璎珞 不了解造像的背景资料 一般人无法辨识造像的身份 而那些21种度母的辨识 更是难上加难。

3、十一面观音像 在藏传佛教的观音像都不是以汉传造型出现的 而白度母、绿度母等各种佛母神替代了观音像 所以 观音多以十一面观音像 四面观音像等造型出现 辨识度较高 当观音以单面菩萨像出现时 即使佛像很大很大 也并不容易辨识。

4、大威德金刚像 大黑天 不动金刚 吉祥天母 金刚手 六臂勇护法 等等 典型的藏传佛教造像 我是分不清楚 一看就是唐卡中的形象 凶神恶煞的造型 这些护法神以后慢慢辨认。

5、度母造像 也是藏传造像中最美的女性造像 据说有21种颜色的度母 绿母度和白度母最有名 以摩崖石刻形象出现的度母造像 珍贵而美丽 艺术水准最高。

6、文殊造像 一手经书 一手宝剑 文武双全的形象是藏传文殊菩萨的特征 与汉传造像大相径庭。文殊造像在蒙古佛教中的地位很高 能到文殊道场的五台山拜佛是内蒙古商人的必修课。这里文殊造像的数量和体量之多 显示文殊菩萨的地位是极高的。
























吕振奎先生文章对造像编号和分布图

查看博主原文>>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